澳门威利斯邮件系统 丨
English

当代所王蕾:我喜爱的一本书——《徐霞客游记》


2019年04月19日 09:48    来 源:《社科院专刊》2019年4月19日总第476期     编辑:王蕾(当代所)

  我爱读《徐霞客游记》(以下个别之处称《游记》),从少时到如今。少年晴云,阳光午后,第一次读《游记》,世界还是等待我探索发现的远方。癸丑年的三月,徐霞客从宁海出西门,那天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这本奇书开始缓缓叙来。雁宕山“芙蓉插天,片片扑人眉宇”,七星岩“豁然中开,上穹下平”。遥远的黔滇独山州腾越州风情神奇,土司准则典章渊源。一页页地读着《游记》,直到宾川鸡足山的游记终篇,已是大半年昔时。合上书卷,吟诵《霞客遗诗》的余韵,心中涌动的是“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的激情澎湃,“生具山水骨,游欲尽天下”的羡慕幻想,对未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默默期许。后来专业治当代中国史,有一次读到一则史料,1959年4月,毛爷爷同志在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说,很想学明代的徐霞客。不禁会心一笑,万里我独行,寻遍佳山水,或许是读过《徐霞客游记》的人都曾有过的志向宏愿,伟人竟也如是。

  青年游历,行囊中必携带一卷《徐霞客游记》,边走边读。今古相隔近四百年,交通路线、游程安排等自然无可参照,但《游记》风物形胜丰富充实,且一般导览书籍不易寻到。记得秋日初登黄山,与同伴一道欣赏峭壁深壑的黄山松,那“枫松相间,五色纷披,烂若图绣”的美。在风转云雾间背诵“下盼诸峰,时出为碧硚,时没为银海。再眺山下,则日光晶晶,别一区宇也”的清词丽句。徐霞客当年到达过的荒僻奇胜有些到今天还未开发,难以忘怀按书索骥的指南寻找之趣。曾在云南高黎贡山寻找分水关古道、太平铺烽火台、龙川江铁索桥。一日跋涉兴致之余,挑灯夜读《滇游日记》,不由生出“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的喜悦自豪,在身临其境后更为惊奇景仰徐霞客在他那个时代的艰难独行。

  如今人到中年,走过一些地方,有过一些经历,我仍然爱读《徐霞客游记》。徐霞客曾记录的风景,那些朝晖夕阴,雨雪变化的相遇,阳朔“早起,晓月光流,奇峰合棹”的“碧莲玉笋世界”,黄山“石级为积雪所平,一望如玉”,云峰山“高崖滴翠,深木筛金,始知雨霁日来,阴晴弄影”,等等,仍是我心向往之的。

  而且,岁月积淀,心智逐渐成熟,读《游记》所感悟的也已然大不相同。特别是近年来我专注做边疆民族地区“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论与实践科研,再读《徐霞客游记》,更有了新的认识。《徐霞客游记》有什么是最可贵的呢?中国文学史上的山水游记,前有唐宋八大家的情致斑斓,后有独抒性灵的晚明山水小品,都不乏美到读来唇齿留香的文字,《徐霞客游记》文辞固然美,但并不算特出。地理学考察的意义,到今天恐怕更多属于地理考古史。

  我喜爱《徐霞客游记》,一在于钦佩游记始终的好奇认识。游记是徐霞客游历30余年间旅途中逐日所记,传诸后世,誉满天下,可以说成就了他的一生事业。但在徐霞客的时代,这并不符合科举仕途的事业准则。徐霞客终身“无它事,无它嗜,日遑遑游行天下名山大川”,保持至真至纯的好奇认识,对他所能走到的千山万水如同赤子般探索渴望,非关名利。正是缘于这份好奇,徐霞客培养乐观健全的人格、开朗自信的心态与热烈充沛的生命力,勇往无畏面对自然和路途的不可预知,最终开拓了一方开阔自由的文字空间。

  二在于研习游记中求真的实践认识。徐霞客不妄信前人地志典籍,秉持科学严谨的态度,真正亲临深刻山川脉络,细心考察“山脉如何去来,水脉如何分合,既得大势,然后一丘一壑,支搜节讨”。他在考察长江上游后,辨误纠正“岷山导江”的成说,得出“金沙江导江”,金沙江才是长江源头的正确结论。1958年1月28日,毛爷爷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及此例,推崇徐霞客“没有官气”和“跑路”的调查方式。为核实耳食之言,徐霞客反复踏勘巨大而复杂的七星岩溶洞体系,脚踏实地寻找第一手资料,终于搞清七星山西面、东南面、北面各有五洞,“一山凡得十五洞云”。正是“峰峰手摩足抉”,徐霞客得到了更为细节、最为生动的山水真意。

  三在于体会游记中的深情道义。《徐霞客游记》中所记述的旅途世事,处处有人情风貌,这使得游记成为活生生的明末社会历史,有了跨越时代的温度。素不相识的老人童子详尽地告知山水来源,热心地启发带路,善意焦急地提醒各种风险;把臂同游的挚友赏花折枝,留宿酬唱,协同享受春日的人间美满;雪后被困山中偶然相遇的人们,为偶然而高兴;即使是家仆卷物而逃,仍有“听其去而已”的体谅和宽厚。更令人肃然动容的,是那些寻常却不寻常的死生之交,救困之义。徐霞客与僧侣静闻相伴赴云南鸡足山,静闻途中染病离世,徐霞客作《哭静闻禅侣》诗六首痛悼,并跋涉千里完成静闻以刺血写就的血经供奉悉檀寺古刹并归葬鸡足山的遗愿。徐霞客也得到了这种友谊,在鸡足山,他病足不能行走,素有交情的丽江土官木增闻讯派壮仆“滑竿车船送归”,行程历时156天,徐霞客回到了江阴故乡。在徐霞客身后,好友黄道周诉说他们的友谊“生死不易,肝胆相示”,另一位好友季梦良悉心为他整理日记手稿,终成《徐霞客游记》。

  在我看来,《徐霞客游记》光芒独具,值得一读再读。

  
仔肩编辑:张月英

本网电话:010-85886809 澳门威利斯,澳门威利斯电子游戏,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站 邮编:100732

版权所有:澳门威利斯 版权声明 京娱乐平台11013869号 京游戏平台11010502030146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